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我们的微信

从零起步到稳居三甲 中国页岩气开发将迎爆发期

2017年11月15日 13:34  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

  从零起步到稳居三甲 产业链条逐步形成

  我国页岩气开发将迎爆发期

  本世纪初,北美“页岩气革命”的成功给世界能源格局和国际地缘政治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影响。我国作为页岩气资源储量十分丰富的国家,经过近几年高效的勘探开发,取得了阶段性重大突破:探明储量大幅上升,产能产量稳步增长,适合我国地质环境条件、具备国际领先水平的自主勘探开发技术体系日渐成熟,产业链条也逐步形成。业界专家认为,应坚定信心,加力推进,使页岩气尽快成为我国清洁能源的突破口、天然气增产的主力军、能源结构调整的催化剂。

  勘探开发捷报频传

  国土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介绍说,自2012年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批准设立长宁-威远、昭通、涪陵、延安等四个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以来,相关科研单位和企业集中开展页岩气技术攻关、生产实践和体制创新。“目前涪陵和长宁-威远两大示范区勘探开发成果喜人,证明我国页岩气开发潜力巨大!”张大伟表示。

  今年以来,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捷报频传——

  8月15日,位于重庆南部地区的中石化丁页4井试获20.56万方/日高产气流,压裂突破了埋深超过4000米技术瓶颈;

  7月13日,位于重庆西部地区的中石油足202井试获4.9万方/日气流,压裂深度达到3980米;

  5月中旬,位于湖北宜昌的中国地质调查局鄂宜页1井试获6万方/日气流,这是我国首次探至六亿年古地层、获得迄今为止全球最古老页岩气藏……

  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司长于海峰在今年全国油气资源勘查开采成果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经过多年的勘探开发实践,四川盆地及周缘的下古生界志留系龙马溪组的海相地层累计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达到7643亿立方米,其中中石化重庆涪陵页岩气田累计探明地质储量6008亿立方米,成为北美之外最大的页岩气田,其6000亿方的资源量,相当于六个千万吨级的大油田。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走进涪陵页岩气田看到,崇山峻岭间,十多个井场正在紧张施工。“一期50亿方产能已建成,二期50亿方建设任务已过半。”中石化涪陵页岩气公司总经理胡德高介绍,年内建成百亿方产能已成定局,目前日产量稳定在1600万方以上,全年产量预计达60亿方。

  地处川南的另一个商业化开采页岩气田——中石油长宁-威远页岩气田,也迎来快速增产期。去年以来,这一区块新增探明储量1108.15亿方,建成产能25亿方,日产气量目前超过700万方,预计今年产量将突破25亿方。

  规模开发的同时,页岩气资源勘探发现也日趋活跃,有利区域逐渐跳出四川盆地,向长江中下游和云贵等地扩展。中国地质调查局资料显示,南方页岩气调查已开辟六万平方千米新区,拓展九套新层系,圈定十处远景区,优选14个有利勘查区块。5月中旬,在湖北宜昌的鄂宜页1井,探勘人员成功探至六亿年古地层,压裂后获得6万方/日的高产气流。中国地调局组织专家鉴定认为,这是南方页岩气调查新区新层系的重大突破,实现了我国页岩气勘查从长江上游向中游的战略拓展,并圈定1200平方公里有利区,预测资源量超5000亿方。贵州、安徽等地近期也陆续勘查一批有利区块。

  关键技术获系统突破

  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我国页岩气发展快速,主要得益于关键技术的系统突破。一套更好适应复杂地质条件、环境敏感要求,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页岩气开发技术体系业已形成,带动开发成本持续下降。

  10月19日,涪陵页岩气田焦页9-2HF井顺利完成了长达五天的重复压裂施工并取得成功。重复压裂,这一在北美广泛运用但难度极高的技术开始在我国页岩气开采中投入实际运用,标志着我国页岩气开发迈上新台阶。

  “如果说常规天然气开采是‘静脉采血’,那页岩气开采则是从‘毛细血管’中‘采血’!”谈及页岩气开采之难,中石化集团副总裁焦方正如是说。

  我国跟踪研究页岩气始于2000年,距离美国实现页岩气大规模开发已经过去了30多年。学习美国经验和技术,似乎是一条“捷径”。

  “但人家才不会给我们当‘老师’!”中石化油田事业部副主任蔡勋育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2010年前后他和同事被分成多个批次派往美国学习,但学来学去,只把“页岩”两个字学回来了,“气”在哪里却不知道。

  奔着“页岩”两个字,中石化在全国打了100多口井,终于在富含古海洋生物有机质的页岩中找到了“气”,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四川盆地及周缘。

  但相比美国页岩气大多位于平原地带、埋藏深度大多小于2000米、气藏构造简单等有利开采条件,我国的页岩气藏犹如被摔碎了深埋在大山中的“瓷盘”,开采难度不可同日而语。一些在北美游刃有余的国际油服“巨头”也只能铩羽而归,“中国页岩气不具商业开发价值”的论调一度甚嚣尘上。

  惟其艰难,方显勇毅。以中石化、中石油为代表的科研单位和企业矢志创新,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硬骨头”,从理论到技术、装备、工程管理,不仅全部自主,而且向更高水平创新。

  我国页岩气开发技术开创者之一、中石化勘探分公司总经理郭旭升回忆说:“由此从源头反思,发现跟北美比,我们目标区地质构造非常复杂,埋藏很深,环境更脆弱。最后打破美国标准找气理论,提出优质页岩和良好保存条件‘二元富集’理论,精准找到涪陵气田。”

  “现在,通过引进和集成创新,自主成熟的页岩气藏综合评价、页岩气开发设计技术、水平井高效钻井及压裂关键技术、关键装备和工具、绿色开发技术等已经形成,3500米以浅完全能够高效开发。”焦方正介绍说。

  “在此过程中,还研制出全球最大压裂车;实现关键设备桥塞的国产化;压裂施工,最初国外油服公司按小时计价,如今自主掌握,外方放下架子参与‘劳务服务’;环保方面,油基钻屑等实现不落地处理,含油量控制在美国标准的十分之一。”焦方正说,随着技术成熟,页岩气单井开发成本从最初近一亿元下降到6600万元,“目前正抓紧攻关4000米以深高效开发技术,一旦突破会解放一大片”。

  与此同时,页岩气产业链也开始形成并加快完善。一批页岩气工程技术企业、装备制造企业、咨询服务企业等逐渐成长起来,包括国际合作、国内合作、风险合作、自营开发等多模式在内的页岩气勘探开发运营市场逐步形成,勘探开发累计投入约500亿元。

  向大规模放量阶段迈进

  业界和专家认为,综合资源、技术和市场因素判断,我国页岩气开发正向大规模放量阶段迈进。他们呼吁坚定信心,把页岩气开发摆到能源结构和能源安全突围的战略高度,尽快激发活力,充分开掘潜力。

  张大伟、焦方正等受访者表示,中央提出能源消费和能源供给革命时要求,持续提升清洁能源比例和能源自给能力,大幅提高天然气生产供给是必由之路,而我国常规天然气经过几十年开发,很难再有大突破,非常规气中,可燃冰开发为时尚早,煤层气、致密气开发相对分散一些,而页岩气储量极丰富,分布成片体量大,技术已成熟,最有条件成为天然气增量主力军。

  曾经负责壳牌、斯伦贝谢等跨国油气公司页岩气开发的重庆鼎顺隆能源技术公司总裁李海晨认为,从页岩气产业发展规律看,中国页岩气开发目前已走完“学习曲线”底段和基础部分,走到了快速攀升的临界点,逐步放量、持续增长是大势所趋。“仅现有勘探成功区块测算,到2020年实现300亿方产量毫无悬念。如果推动力度再大一些,市场充分活跃,十年内实现‘中国页岩气革命’,甚至像美国一样迈向净出口,是完全有可能的。”他说。

  “从能源安全角度看,加快页岩气开发更显紧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邓郁松说,据分析,到203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需求为5800亿方,国内常规天然气产量只有2800亿方,如果没有新的增量,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达到50%以上。“虽然当前国际油气价格较低,市场供应较宽松,可通过国际贸易解决一部分缺口,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全球油气市场周期性很强,五年河东、十年河西,手中有粮才能心中不慌,能源安全主动权还是应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当下,应抓住全球能源供给宽松的有利时机,加快页岩气开发突破,尽快实现大规模开发,增强自给能力和国际能源市场话语权。”

  引爆“页岩气革命”仍需闯两关

  尽管开发技术取得系统突破,产能建设稳步推进,但《经济参考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与我国丰富的页岩气资源相比,与不断扩大的天然气需求相比,页岩气开发仍面临两大主要难关:一是投入不足难以激活资源潜力,二是相关政策还难以适应页岩气实际开发工作等体制机制性问题。业界人士和专家呼吁,以更市场化的机制、更精准的政策,改革突进,乘势而上引爆“中国页岩气革命”。

  投入不足难以激活资源潜力

  根据国土部门调查预估,我国页岩气可采资源量约25万亿方。但截至目前,全国页岩气探明储量不到8000万方。业界人士和专家认为,巨大的落差表明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强度仍不够,绝大部分资源尚处在沉睡状态。

  国土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表示,近年来页岩气勘查活动加快向南方大范围扩展,资源评价显示,潜力大的地方不在少数,但目前有效开发面还是较窄,没有充分展开,仍然集中在四川盆地及周缘,全国尚有大面积的富集区没有开展工作,尤其是部分石油企业原有油气区块范围内的页岩气探矿区,资源潜力大、可采性强,却没有真正动起来。

  页岩气开发投资的活跃度也亟待提高。一位在国内页岩气勘探领域颇有影响力的专家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我国页岩气开发历时七八年,但累计投资总额仅四五百亿元,累计建成投产的页岩气井也只有数百口。横向比较来看,美国页岩气开发高峰时期,一年就能投产几千口乃至上万口井,能迅速形成竞争力,“只有保持高强度投资,才能大规模建产,从而快速降低成本,提升开发效益,进而吸引更多投资进入,形成良性循环。如果形不成规模效应,页岩气资源潜力就很难充分激活”。

  政策“不合身”致积极性不高

  记者调查发现,我国页岩气开发力度之所以达不到理想状态,一个重要原因是相关体制机制尚未理顺,市场主体深度参与页岩气开发的积极性仍然不足。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积极性很足的企业没有好资源,有好资源也有能力的企业积极性又不足。”张大伟说。

  在前两轮页岩气区块招标中拍得矿权的各类企业,由于获得的区块资源条件先天不足,加上大多数企业缺乏油气勘探开发经验,导致大部分区块开发状态不甚理想。中国能源网研究中心一份报告显示,页岩气第二轮招标19个区块的中标企业,大部分未进入实质性勘探阶段。

  作为主力军的“两桶油”,虽然率先实现页岩气商业化开采,但受当前油气价格走低等大环境影响,投资开发意愿并不十分强烈。一家大型油气企业中层干部透露,2014年页岩气井口价2.1元/方,今年差不多降了一元钱,使得很多一般品位区块的开发因达不到公司要求的投资收益率,而无法实施。“另一家大型石油企业拥有的资源比涪陵页岩气田条件还好,但过去没把页岩气作为主攻方向,开发投入很少,产能建设也比较滞后。”张大伟说。

  理顺体制 创新政策

  业界人士和专家认为,我国页岩气开发已取得阶段性重大突破,奠定了爆发式增长的坚实基础。他们建议,加快改革突破,推动“中国页岩气革命”早日到来。

  首先,最大限度激发各类开发主体的活力。比如对页岩气矿权重新合理安排;支持上游勘探活动,在区块开发中,由国土部门审核认定企业的勘探费用,给予税收抵扣或减免;延长页岩气补贴期限,鼓励增产上量。

  其次,加快培育完善页岩气全产业链。继续以科技专项支持4500米以深页岩气效益开发技术攻关,加快陆相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攻关;支持页岩气工程服务、金融服务市场培育和开放,鼓励科技型中小企业参与精耕;完善页岩气输配体系,着力降低管输环节不合理成本;加快天然气化工、天然气发电、LNG等后续应用开发。

  此外,进一步鼓励风险勘查,探索建设“页岩气特区”。可由国家财政投入引导,整合各方力量,共同出资设立国家页岩气勘查基金,支持页岩气勘查。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记者陶冶、张桂林、何宗渝、刘羊旸采写)

(编辑:孙亭文)
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