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我们的微信

1500名代表参会 “一带一路”从中国倡议成全球共识(2)

2017年05月18日 11:5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字号:

  这份8000余字的文件界定了“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共建原则、框架思路、合作重点等,被认为是“一带一路”的纲领性文件。文件不仅仅界定了“一带一路”的区域范围,也对国内各省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定位予以明确。

  “‘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文件勾勒出“一带一路”的框架。

  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方向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

  根据“一带一路”走向,陆上依托国际大通道,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海上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运输大通道。此外,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关联紧密,也要进一步推动合作,取得更大进展。

  2015年5月,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重庆出席亚欧互联互通产业对话会,将上述经济走廊概况为“六大经济走廊”,简称“六廊”。

  针对国内,文件还明确圈出18个省份,包括新疆、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等西北6省份,黑龙江、吉林、辽宁等东北3省,广西、云南、西藏等西南3省份,上海、福建、广东、浙江、海南等5省市,内陆地区则是重庆,并说明了各省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定位和作用。其中,新疆被定位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福建则被定位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

  文件还提及要发挥港澳台地区在“一带一路”的作用。再加上将成都、郑州、武汉、长沙、南昌、合肥等确定为“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以及上海、天津等15个重点港口为海上节点,几乎是对全国各省份的全覆盖。分析认为,中国的开放格局,从过去以沿海为主,向着“全域、全方位开放”走出重要一步。

  而从国际区域分布看,“一带”上的三条国际大通道和“一路”上的两条国际大通道,则像是分别沿着中国西北和东南部飞展出去的双翼。

  文件的出炉,不仅回应了外界对“一带一路”倡议自2013年下半年提出后的关切——中国究竟为实施这项倡议具体做了什么规划,也意味着这项倡议开始走向需要用具体行动去落实的“铺轨期”。

  根据这份文件,当时有分析称,中国要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决心确实比较大”,接下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估计将有更具体的举措去落实一些双边甚至多边规划项目。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外交布局与“一带一路”倡议的联动日益加强。

  在前述采访中,杨洁篪还表示,“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我们把对外经济合作和深化国内改革、扩大开放紧密融合,同各国一道勾画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的新愿景,也将有助于中国落实“十三五”规划、全面深化改革及扩大对外开放、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伟大历史进程。

  全球化的新思路

  “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是回避不了的。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2017年1月17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习近平发表的这番演讲被认为是中国坚定支持全球化的“宣示”。

  当时,世界正笼罩在一片反思全球化甚至是反全球化的厚重阴影中,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言论中充斥着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反多边机制思潮。联合国驻日内瓦总部办事处总干事迈克尔·莫勒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我们还必须要清楚一点,不要总是只关心特朗普说了什么,他只是当前世界的反全球化思潮的一部分而已。你去看看亚洲、英国以及其他地方,都出现了‘关门’的倾向,他们都认为自己能搞定一切。但这其实是个假象,他们根本做不到。”

  也是在这次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期间,瑞士联邦主席洛伊特哈德成为最先收到习近平发出的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邀请的外方领导人之一。

  在花了一些时间了解了峰会的一些背景等信息后,时隔一天,洛伊特哈德就接受了邀请。她称与习近平在全球化问题上有着共同的“价值观与理念”,即只有开放与包容才能给全球经济带来共赢。

  “只有开放及开放的经济体能带来更好的结果。如今,全球化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合作远远优于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洛伊特哈德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不到四个月后,洛伊特哈德在北京与其他应邀前来的约1500名代表一起听到了习近平关于“一带一路”和全球化的更进一步的思考。

  “2000多年前,我们的先辈筚路蓝缕,穿越草原沙漠,开辟出联通亚欧非的陆上丝绸之路;我们的先辈扬帆远航,穿越惊涛骇浪,闯荡出连接东西方的海上丝绸之路。古丝绸之路打开了各国友好交往的新窗口,书写了人类发展进步的新篇章。”

  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的演讲中,习近平称,从历史维度看,人类社会正处在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与此同时,他又从现实维度指出,我们正处在一个挑战频发的世界。“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

  正是基于历史和现实的两重维度上的思考,习近平于2013年秋天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此后的近四年来,除了中巴经济走廊外,以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等经济走廊为引领,以陆海空通道和信息高速路为骨架,以铁路、港口、管网等重大工程为依托,一个复合型的基础设施网络正在形成。

  习近平在上述演讲中还指出,“一带一路”建设不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而是实现战略对接、优势互补。

  过去的四年里,中方同有关国家协调政策,包括俄罗斯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东盟提出的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哈萨克斯坦提出的“光明之路”、土耳其提出的“中间走廊”、蒙古提出的“发展之路”、越南提出的“两廊一圈”、英国提出的“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波兰提出的“琥珀之路”等。此外,中国同老挝、柬埔寨、缅甸、匈牙利等国的规划对接工作也全面展开。

  有分析称,随着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从低端迈向高端,与发达国家竞争性上升,而与发展中国家互补性增强,这使得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中地位日显重要。而发展中国家不仅可以是承接中国产业转移的后方市场,而且,中国与发展中国家中的新兴大国的合作,还可以推动国际关系向民主化、法制化、多元化方向发展。

  “‘一带一路’建设植根于丝绸之路的历史土壤,重点面向亚欧非大陆,同时向所有朋友开放。不论来自亚洲、欧洲,还是非洲、美洲,都是‘一带一路’建设国际合作的伙伴。‘一带一路’建设将由大家共同商量,‘一带一路’建设成果将由大家共同分享。”习近平强调说,并就如何推动未来的“一带一路”建设行稳致远提出了将其建成“和平之路”“ 繁荣之路”“ 开放之路”“ 创新之路”和“文明之路”的五点意见。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亚太学会会长张蕴岭将“一带一路”倡议称作是当下推动全球化发展的一种新思路。“一带一路”下的陆海连接实际上是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的战略,“不仅中国要发展,我们还要让地区连动发展,改善地区综合发展成果”。

  “在坚持开放的前提下,推动新型发展合作。这就是2.0版的全球化方案,但不是否定或彻底推翻原来的全球化。”张蕴岭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04期


[上一页] [1] [2]

(编辑:孙亭文)
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