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中国高原风情旅游目的地
  • 中国银行手机银行
  • 中银智汇
  • 建设新时代全球一流银行
  • 工商企业通
  • 工银融e联
  • 中国工商银行
  • 宇宙工行卡
  • 工行信用卡
  • 工行广告
  • 现金分期
我们的微信

新疆塔城公路局中年工人畅谈身边变化

2018-05-15 11:49:30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中新网新疆新闻5月15日电(李小华)花开花落,时光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近日,新疆塔城公路管理局额敏分局的干部、职工聚在一起,中年工人们畅谈改革开放40年来身边发生的变化。

  公路的变化

  身材精瘦、皮肤黝黑的维吾尔族职工阿木提•达吾提,1986年底接替父亲成了一名养路工人。他说:那时候的额敏边防公路段有7个道班,110多名养路工养护着两条省道(221线、老318线)100来公里的砂砾路和沥青路。他和许多单身青年被分到离县城44公里远的玛依塔斯道班,道班周围没有树,也没有牧民居住,东面是一条从山上流淌下来的小水沟,人畜共饮,一台汽油发动机提供生活用电,日常用品要到21公里远的霍吉尔特乡(库鲁木苏)购买。18名年龄在17-30岁的年轻人靠一辆小四轮和一辆天山牌翻斗车(其它道班只有一辆小四轮)养护着12公里砂砾路和8公里沥青路。砂砾路坑洼多,养护工作量大,拉砂土混合料垫坑全靠人工装、卸。晴天汽车从身边驶过,满身是尘土,雨天全是水坑、稀泥。沥青路大都是搓板路,司机们称它为三跳路,即车在公路上跳,人在车里面跳,心在肚子里跳。坑槽不整形,也不做级配,把沥青拌合料往上一倒,摊平,靠过往的车辆碾压。

  2002年底,省道201线克拉玛依至额敏路段修成通车,双向9米宽的沥青混凝土路面平整无波浪,公路沿线标志物齐全,省道318线库鲁木苏至喇嘛昭路段废弃,位于中间路段的玛依塔斯道班荒废;2014年国道3015线建成通车,上、下行单行路面达到了10米。如今的额敏分局只有一个位于县城的公路养护道班,他和13名工友在机械班、修理班的配合下,乘坐依维柯客货两用车,按公路养护规范要求管养着国道3015线,省道201、221、318线和专用公路821线近350公里的公路,工作比以前要轻松。

  机车的变化

  已过半百的孔路敏,花白的头发下,藏不住岁月的刻刀在他脸上刻下的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开机车近30年,对机车很精通。他点燃一支烟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上班时单位才有3、4辆车。冬天,他、雪拉提•吾逊和2名看道班的在玛依塔斯道班进行防风雪保交通。道班内没有电话,只有一台60型推土机、一台发电机和一台报话机,推土机停放在没有大门的车库里。那个年代机车少,在这条路上跑的驾驶员都熟悉,缺什么生活物资,站在路边与过往的司机打个招呼,驾驶员们就会从额敏县城或铁厂沟镇捎带过来。吃的是面粉、洋芋、黄萝卜和大白菜,肉也不缺,小水沟被积雪掩埋,用水靠融化冰雪。没有电视,也没有娱乐设施,无所事事的4个人坚守在荒无人烟的道班里,生活枯燥乏味。天气晴好或暴风雪天气,就聚在一起喝酒、抽烟、吹牛皮,打发百无聊赖的时光。

  开推土机营救滞困车辆,既艰辛又危险。只要听到敲门声,头皮就会发麻。两人一组清理车库门口的积雪,生火烧水往水箱里加热水,用喷灯烤推土机的油底壳、进气道,2、3个小时才能把推土机发动着。出去救人要带食物、电筒、喷灯等物资。推土机没有雨刮器,玻璃上极易积雪或结冰,雪师傅负责开车,他负责清理前面挡风玻璃上的积雪,用喷灯烤化冰雪。夜里看不清路,他就拿上电筒下车探路,指挥推土机前行。遇上6级左右的大风,驾驶室密封不严,进风进雪,推土机经常被刮熄火,发动不着或下路基,就放掉水箱里的热水,弃车顶风冒雪跑回道班。等天气好转了,用报话机通知单位雇辆铲车,把路上的积雪铲掉,再把推土机拉出来,4个人从道班里提热水,用喷灯烤,折腾半天把推土机发动着,开回道班。风力达到7级,风雪弥漫,能见度差,绝对没有人来报救急,他们也不敢出去营救。

  省道201线、国道3015线建成后,国道、省道玛依塔斯两个应急保障基地陆陆续续地增添了4辆除雪车、3辆雪犁、2辆轮推、1辆铲车、1辆应急救援车、2辆巡道车、1辆装甲车和1辆坦克,每辆车上都安装了车载报话机,除雪机械上安装了磁传感器和GPS全球定位系统导航仪。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一旦接到求救电话,基地人员迅速组织救援,即使刮十级大风,出现“雪盲”现象,也能把被困的旅客救出来,抢险、除雪的能力大大提高了。如今的额敏分局有机械、车辆67台(辆),车库不够,许多车辆只能停在办公室院内的车棚里。

  拌合料的变化

  不爱说话的库鲁木苏拌合站站长范永辉也打开了话匣子:上世纪九十年代,补坑槽用的油砂是人工炒拌的。炒拌的地方,中间一前一后放着两个熬沥青的大锅,后锅旁40厘米处挖一条长约1米,宽、深约20厘米的槽,平行于后锅。两边各放一个大约1.5平方能装0.15方砂子的铁炒盘。生产油砂需要3名职工,1名职工给油锅、炒盘生火加热,把装满180L沥青的铁桶放倒,滚到油锅旁。200号沥青稀,沥青慢慢流进后面的油锅里,由于粘结力差,还要掺和很粘稠100号沥青,100号沥青流不下来,烧油工在铁桶下的槽里生火加热融化,粘稠的沥青经常堵塞桶口,铁桶内的空气就会膨胀,要用十字镐在铁桶口上面扎几个窟窿排气,以免发生爆炸。烧油工把部分混合沥青舀到前锅熬制,熬制的沥青粘稠度要靠烧油工根据经验往前锅里添加40号沥青块,油温靠烧油工往沥青锅里吐唾沫发出的声音来辨别,稍不留神,前锅就会着火,后油锅也跟着着火,只能眼睁睁看着前后锅里的沥青烧完。往前锅里加水,热沥青就会溢锅。炒盘上的砂子,每20分钟要翻炒一次,使砂子受热均匀。三伏天,一盘砂子加热约1小时才能拌,烧油工用勺子舀上熬好的沥青,均匀地倒在热砂子上,两名职工在烟熏火燎下进行翻炒,一边炒拌,一边倒油。砂子烧不热,炒拌起来费油、费劲;砂子热过头,一翻动就着火。炒拌好后,装上小四轮拉走,一天下来,生产不了多少油砂,累的筋疲力尽,还容易被热沥青烫伤。人工拌合的油砂不均匀,只能近距离补坑槽。

  九十年代末,在二支河道班安装了轮式拌合机。生产拌合料时,1人熬油,2人把小石子和细砂按比例配比,装上拉拉车,倒进斗里,1人在操作室按电钮,一斗0.25方拌合料约莫5、6分钟就能拌好,等待近1小时的方圆车装满拌合料就奔往施工地点。砂子靠燃烧的柴油加热,烟、尘特别的大,易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砂子的温度不好控制,过火了,油砂的粘结度就差,补得坑槽不结实,容易坏。2014年库鲁木苏拌合站装上了40吨的拌合机,铲车把小石子、细砂、矿粉装上输送带,传到拌和机里,电脑进行调配、控温,每小时出沥青混凝土拌合料40吨,还可以把路上废弃的油皮拉回来再生利用。污染小,速度快,更安全,料更好。

  物换星移,40年过去了,中国的许多地方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中年人的脑海里都珍藏着一段难忘的记忆。

(编辑:张鸽)
我们的微信、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