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新疆正文
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黑龙江|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河北作家评电影《喀什古丽》:怎一个“美”字了得

2021-01-06 19:32:10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河北作家张海军。
河北作家张海军。

  中新网新疆新闻1月6日电(记者 朱景朝)2021年1月3日晚,央视六频道首映了电影《喀什古丽》。河北作家张海军观看《喀什古丽》后感慨颇深:喀什,怎一个“美”字了得。

  他说,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为现实背景,以梁鹏和袁雪(莱丽古丽)的事业发展及爱情故事为主线,展现了古城喀什焕发的新人新事新面貌,其时间跨度涉及三代人,其思想性艺术性俱佳,其表现风格带有一定的喜剧色彩。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际,该影片用艺术的形式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在新年伊始之时,该影片为观众奉上了一场绝美的盛宴。 美,是其中的基调;美,是该片的主旋律。这喀什,怎一个“美”字了得! 其一,创业美(主题美)。追求美好事业,是贯穿影片的一条线索。 男女主人公梁鹏,不贪图深圳工作和生活的安逸,若干年前从深圳到喀什,投身入于大西北的教育中,以大爱的情怀在内地新疆高中班?给孩子们传授知识和技能;若干年后,已经帮助家人打理家族企业的他,为了寻找心爱的人儿,完成一个“曾经的约定”,又重回喀什,巧合的机缘,燃起了他在喀什投资创业果品深加工的梦想,由以前的援疆内高支教老师转型为当前的助农经济开发商家。

  女主人公袁雪,有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塔吉克民族的名字——莱丽古丽,作为汉族姑娘,她是一个第三代扎根并守护喀什的人。她的爷爷作为解放军某部指导员,为了营救受困于大风雪的塔吉克人扎帕尔,英勇牺牲于雪崩之中;她的父亲,为了继承英雄父亲的遗志,医学院毕业后甘愿奔波于喀什牧区,为牧民求医问诊,去疾除痛,积劳成疾,遗憾而去。袁雪自己,长大后成为了一名内高教师,春风化雨,耕耘校园,后来与支教的梁鹏结缘于三尺讲台,虽然有机会跟随他去优渥的大城市深圳发展,但宁肯把个人情感埋藏心田,她也无法放弃几代人对喀什的坚守。解放军——医生——教师,高尚的操守,大爱的奉献,在影片中一以贯之,闪耀着美丽的光华。

  梁鹏,袁雪,还有梁鹏和袁雪教过的学生们,例如,做导游的能歌善舞的维吾尔族小伙克里木,带领乡亲勤劳致富的驻村书记乌孜别克族姑娘齐曼古丽,以网络为平台为家乡销售产品的电商塔吉克族姑娘塔吉古丽,等等,他们都在不同的岗位上追求着各自看似不同的梦想,其实,他们拥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那就是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大脑建设美好的喀什,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这种种发生在艺术作品里的行为,其实正是中国现实社会的写照;这种种行为,是党和国家的召唤使然,是人民群众的意愿促成,更是践行者无怨无悔的选择;这种种行为,透露着党和国家引领全国各族人民脱贫攻坚的顽强意志,充满了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正能量。 其二,情感美。追求美丽的爱情,也是贯穿影片的一条线索。 梁鹏与袁雪的爱情始末,有家庭的干挠,地域的阻隔,时间的消磨,可谓情路多艰,好事多磨。袁雪在爱情面前,表现出女性的委婉、冷静和理智,从容面对,不愠不火,她仿佛在用慢工细火淬炼真爱,她可以用约定牵着爱情,也可以用舍弃拒绝爱情,用时间洗涤,用空间考验,仿佛只在等待爱情成熟的时机。梁鹏在爱情面前,则表现得执著、大胆甚至冲动,他已心有所属,所以坚决不同意母亲安排的门当户对式的相亲;在深圳,他听说袁雪要结婚,马上驱车大西北寻人;在喀什,一而再再而三地见不到袁雪,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火急火燎的。 情路多艰也罢,好事多磨也罢,所有的一切最终都让路给了真挚的爱情。相爱之人走到了一起,真正诠释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要义,了却了有情人的心愿。

  在爱情线索中,反复出现着“鹰笛”这一管乐。鹰笛,为塔吉克民族所独有,看似极其普通的物象,却意义非同寻常,它代表着前辈的嘱托,也是美好的爱情信物,既是袁雪对先辈厚重的奉献精神的承载,也是对被爱慕的男主人公梁鹏的爱情约定,所以,当鹰笛吹响《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那一时刻,你的心血定会为之沸腾,因为乐声中容纳的是前人鲜艳的血,和今人真爱的情。 在爱情线索中,还交织着群体的美好心愿,比如,克里木和“古丽”们,都努力帮助男女主人公爱情成真。二人能走到一起,也遂了大众心理的情愿,这同样是美好的人类情感。 影片在极尽展现创业美和情感美的过程中,还浓墨重彩地表现了喀什的地域风貌、器物服饰、物产美食以及文化习俗等。比如,古老庄严的城门楼,辉煌壮阔的胡杨林;比如,发声独特的鹰笛、手鼓、冬不拉,体现着异域风情的服装和头饰;比如,葡萄、石榴、哈密瓜等丰盛甜美的水果,烤馕、烤串、大盘鸡等诱人的美食;比如,隆重的婚礼场面,无处不在的歌舞,等等。所以的一切,无不尽在向域外招手,盛邀远方的朋友到美丽富饶的喀什做客,仿佛在说:来吧,尊贵的客人!我在喀什等着您! 美吗,喀什? 美!美得不得了!且,怎一个“美”字了得!

(编辑:王小军)
我们的微信、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