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分社正文
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黑龙江|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新疆第二济困医院急诊科:把“担架队”变成真正急诊科

2020-11-23 17:59:31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中新网新疆新闻11月23日电(刘 倩)11月13日上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五人民医院)急诊科兼质量管理科主任杨峰跑上跑下,电话不断响起,由于同事生病,他正兼顾急诊和门诊两项工作,即便如此,对他而言,这一天也算不上最忙碌,因为急诊医护人员永远在路上。

  抬上就走,不是真正的急诊

  急诊科,所有急诊病人入院治疗的必经之路,24小时高速运转,医生们时刻紧张,随时奔忙。2012年,从事急诊十几年的杨峰初到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自治区第五人民医院)时,却对院内急诊科的状况大吃一惊。

  “当时医院正处于从无到有、亟待改革的状态,急诊科更是如此。本应最忙碌的科室,却几乎成天无所事事。”在杨峰看来,当时的急诊科充其量只能说是群众吐槽的“担架队”。

  “担架队的意思就是群众打了120,车子开到楼下,担架一来,抬上就走,这活儿太简单了,可这不能叫急诊。”杨峰说,急诊医师应该迅速为患者检查病情,提出相应的检查项目,并给予积极抢救、治疗,待患者病情平稳再及时分流。

  急诊分院前和院内抢救两大块,院前急救,即患者未到医院时医生给予的紧急抢救,常常在上救护车前就要进行。心梗、心衰、外伤、呼吸障碍……患者需要即时干预,比如心脏停跳的患者,如果急诊医生到场后没有立刻给予心肺复苏,等患者到了医院恐怕为时已晚。

  而2012年的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自治区第五人民医院)急诊科,院前急救基本为零,只会“抬上就走”。到了院内,急诊科医生也不怎么治疗,赶紧把患者分流给其他科室。

  患者感到不靠谱,宁愿绕远路去其他医院,结局可想而知:患者耽误了病情,科室医生也自我怀疑,急诊科的活儿是不是就做不好呢?这个科室还要不要开呢?

  说到底还是学习再学习

  杨峰说,必须改变“担架队”的意识,急诊科的每个人都要牢牢掌握院前、院内急救的基本知识技能。

  “其他科室的医生可以有不同的特点,水平可以有差距,但是急诊科要求整齐划一。”杨峰解释说,急诊患者没法挑医生,如果今天送来了脑梗患者,正巧碰上不会处理脑梗的急诊医生,“那还了得”,所以科里所有人都要具备全面的诊疗能力,工作中会碰到的情况都要善于应对。

  就任急诊科主任后,他带着科里的同事们一块儿学习进修。收治患者后科室内要交流讨论,反思不足,吸取经验。

  每周雷打不动安排两次业务学习,急诊医生和护士轮流讲课,从自己实地治疗的病例到急诊医学前沿知识,杨峰和护士长马芸先吃透,再分享给大家。

  慢慢地,急诊科的大伙儿遇见危急重症患者心中不慌了,熟悉了急救的标准流程,高血压患者先给予降压治疗,骨折患者先给予妥善固定,外伤患者先止血包扎……再也不会“抬上就走”,妥善抢救、处理后安置,急诊科终于名副其实。

  急诊科的医护人员的一天马不停蹄,第二济困医院急诊科是乌鲁木齐市120定点医院之一,随120救护车出去抢救患者,一天跑十五六趟是常态,碰到特殊情况比如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天能跑到近20趟,车上的医生、护士、司机,9个人最后累到抬手都费劲。

  但120永不停歇,急诊人也总在路上。多年来抬、背患者出门、下楼,杨峰的腰椎和腿脚都落下了毛病,这也是急诊科室医护人员的职业病。他们的生活里没有节假日,平均每年要上近百个夜班,全天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以防突发事件。

  有收获,有难题,也有企盼

  杨峰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患者和家属治疗后来到急诊科向医护人员表达谢意。“其他科室的医生很容易记住病区的患者,”他说,“但我们这儿患者来了又走,原则上不会收治很久,抢救过来了,人稳定了,要么回家要么转到其他科室,而我们又得去接下一个患者,所以很多时候患者来感谢我们,我们却想不起他是谁,挺不好意思的。”

  一些病情特别严重的患者会给杨峰留下印象,他记得有位患者大晚上被救护车送来时已经无心跳、呼吸,经过急诊科全力抢救,转往上级医院时心跳、呼吸已经恢复。患者家属对医生们千恩万谢,“本以为二级医院抢救不了,没想到能这样顺利。”家属说。

  杨峰觉得这就是对急诊科工作的肯定,“必须到达二级甲等医院的合格标准,当然,能高于这个标准更好”。

  信任逐步从实际工作中建立起来,不但医生认真,急诊科的护士们也拼尽全力。杨峰数次目睹护士们照料科里接收的“三无”人员、流浪人员等特殊患者,“有些患者来时蓬头垢面、气味难闻,而护士没有一个人嫌弃患者,照常为患者擦洗、换衣,收拾得干干净净送到病区”。

  刘京辉是急诊科的一名救护车司机,2017年夏天,他和医护人员赶到一处车祸现场,在搬运患者时,一辆失控的大货车忽然冲向他们,刘京辉见状一把将患者推上救护车,自己被大货车撞了出去。

  几天后,患者在家属的搀扶下来到刘京辉的病房致谢,他说:“一点小伤,别在意。”朋友都觉得后怕,问他:“你上有老下有小,现在想想,你后悔吗?”刘京辉说:“下回再碰到我还会这么做,谁让我是120司机呢。”

  8年来,急诊科的兢兢业业得到了回报,先进科室、优秀护理团队、乌鲁木齐院前急救质量控制中心组织的“第二届乌鲁木齐市院前急救技能大赛”团体优胜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直属机关妇女工作委员会授予“巾帼文明岗”、年年被评为乌鲁木齐市红十字急救中心“优秀急救站”、乌鲁木齐市急救中心组织的“第二届乌鲁木齐公众普及急救导师授课技能竞赛”团体优胜奖。。。。。。这些来自院内外的荣誉大部分都被被杨峰收起来放在柜子里,他觉得人不要总是站在过去的荣誉上。

  杨峰还是乐意往前看,现有人员先担起科室再说,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自治区第五人民医院)正在往中西医结合特色方面发展,作为北京中医药大学科班出身的杨峰,带领的急诊科也不能落后,大伙儿要跟上全院的步伐,继续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编辑:王小军)
我们的微信、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