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中国远征军彭焕扬的记忆

2017年09月20日 10:14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中新网新疆新闻9月20日电(张永梅)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战爆发。正在广东梅县读高中二年级的彭焕扬,与两位学友商议后决定弃学从戎,投入到抗战洪流中去。他先到了第四战区116兵站医院,任少尉司书,负责登记、安顿、看护从英德前线受伤下来的官兵。在前线医院工作的一年多里,特别是“韶关保卫战”期间,面对许许多多被日本鬼子飞机大炮狂轰滥炸而血肉模糊的将士,他悲愤交集,怒火满腔,他要到前线去和日本鬼子决战,于是他报考了军校。

  1938年冬,彭焕扬考入黄埔军校17期辎重兵科。在这里彭焕扬学习了一年半的军事知识和军事技能。

  1941年正值抗战的关键时刻,国民政府获取外援的物资供应线相继被切断,只剩下一条滇缅公路。

  这年,彭焕扬军校毕业,被分配到中央联勤总部直属辎汽五团。他十分自豪自己有幸参加为了保证滇缅公路这条生命线的畅通,与日寇决一死战的战斗。他先在云南曲靖桥湾大营训练基地训练远征军驾驶兵,后调至川滇黔运输司令部泸州兵站办公处任调度参谋。

  工作中他任劳任怨,不辞辛苦,“支前的车辆是否按时到达,途中有无意外险情,后方车辆准备如何,如何集结,线路选择都时时刻刻在我的脑海里旋转,有时我几个昼夜都不合眼,这些关系前方战事,关系到战士的生命啊!”彭焕扬说。

  他回忆道:“1942年初,英军在缅甸作战不利,只得向中方求援。远征军新编38师师长孙立人挺身而出,率领113团解救英军,经过一夜奋战,终于打败了日军,收复了仁安羌,解救出包括亚历山大在内的7000名英军以及被俘的500名美国传教士和新闻记者。为此,美英政府双双给孙立人将军授勋表彰。中国军人奋力杀敌,英勇善战的消息一传出,全国人民都沸腾了,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鼓舞了所有参战将士,更鼓舞了我们这些运输兵。”彭焕扬开心大笑,举着拳头在空中飞舞。“战事吃紧时,我亲自带领一个排的车队,将粮食、枪炮、炸药等各类军用物资从四川、贵州、广西、云南各地运往中缅边界,运往前线。云贵高原,山峦起伏,江多流急,运输的道路险象环生,那简直是“死亡之路”。车队跋山涉水,特别是通过怒江,澜沧江,那更是惊心动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车坠人亡。我亲眼目睹到我身后的几辆车坠入江中,立刻就消失在翻滚江水中……”

  “往事不堪回首,入缅作战环境险恶,加之日军肆虐进攻,盟军内部受到多方节制,特别是英军为保存实力,不战而退,我们远征军独木难支,伤亡惨重。杜律明将军被迫回国;孙立人将军不得已率部翻过荒无人烟的野人山到达印度边界;功勋卓著的戴安澜将军为民族大业捐躯,数万将士殉国……”彭焕扬语调沉重地追述那段泣血的历史,几度哽咽,沉默良久他继续说道:“1942年底,我随部队在云南下关训练驾驶兵,后调至云南一座中美空军机场任中尉排副,继续将空运物资用汽车转运到抗日前线,为大反攻做准备。”

  “美军的飞虎队,真了不起,他们从大老远来到中国,为了中国的抗日战争,英勇作战,太令我们敬佩了。”说起“飞虎队”彭焕扬举起大拇指赞叹。他说,他在机场服务时,亲眼看到美军通过喜马拉雅山脊航线将各种物资,特别是大型武器和装备拆卸后用飞机运到中国。后来他所在部队的汽车焕然一新,都是美国制造,这些物资为我军反攻日寇提供了坚实物资保障。

  彭焕扬突然异常兴奋起来:“1944年的夏天,我开着汽车为远征军运输物资,车上配有一把左轮手枪和一挺机枪。在为远征军运输物资期间,运输物资的汽车受到日军袭击,过怒江铁索桥时,对面是松山碉堡,桥在碉堡的射击范围内,只能半夜过,桥面只有两块木板,和车轮胎差不多宽,一辆过完才能过下一辆,不时会有对面日军射过来的子弹,车上的玻璃、水箱、电瓶常被打坏。远征军开始大反攻,全军将士奋力出击,取得节节胜利,先攻下了松山、龙陵、最后拿下了畹町。我还参加了在畹町举行的祝捷大会呢!”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过去我没有和别人提起这段经历,是因为不堪回首惨不忍睹的战争场面,每当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我的心情会不平静好几天,是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现在我老了,我想我要讲出来,我要让我们子孙后代、世世代代记住这段历史。(完)


(编辑:张鸽)
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