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分社正文
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黑龙江|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新疆森林卫士心中的故事:我的父亲是农民

2020-06-09 16:37:41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分享到:

图为   父亲收到光荣军属荣誉牌时喜悦的挂在了大门口 张尊孝摄
图为 父亲收到光荣军属荣誉牌时喜悦的挂在了大门口 张尊孝摄
图为   父亲为农作物施肥休息间隙张 尊孝摄
图为 父亲为农作物施肥休息间隙张 尊孝摄
图为   父亲为羊喂草料是的镜头  张尊孝摄
图为 父亲为羊喂草料是的镜头 张尊孝摄
图为   父亲为庄家灌水的背影 张尊孝摄
图为 父亲为庄家灌水的背影 张尊孝摄
图为   看到庄家长得不错时的内心喜悦 张尊孝摄
图为 看到庄家长得不错时的内心喜悦 张尊孝摄

  中新网新疆新闻6月9日电(张尊孝) 我的父亲叫张志华,1971年1月出生,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从没有离开过那片土地,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父亲爱得深沉却不善表达,每次给家里去电,若是他接的电话,还没讲两句,便开始叫母亲;他爱得深情却不外露,少有问寒问暖,最多的一句话是‘钱没了就问家里要’,即使我现在工作稳定,依然如此;他爱得静默却不吝啬,与现代科技绝缘,连发微信也不会,却一直努力给我最好的条件……

  父亲5岁就带着4岁的弟弟跟着大人给生产队里放羊挣工分;

  6岁在生产队农场收庄稼;

  8岁因家庭条件太差没钱上学,爷爷不想让父亲留遗憾,花5毛钱让父亲去学校待了一个月;

  9岁生产队解放为农民分地分家畜,父亲开始自己放羊;

  12岁因为长得高开始在缸窑(陶瓷厂)打工;

  17岁家中购置拖拉机开始为有钱人家干活;

  24岁婚后开始新的工作岗位,学习砖匠,给人建房,直至现在也是如此。

  父亲的童年是在寄人篱下、受尽打骂的苦难中度过……

  现在父亲老了,满脸皱纹,变形的四肢,花白的头发,无不记录着一个农民坚难困苦、奋力拼搏的一生。其实,从年龄上讲,父亲并不老,即将跨入50岁,但由于长期劳累过度,年轻时干苦力活,腰受过重伤落下病根,所以百病缠身,时常发作。我们兄妹经常劝父亲去大医院治疗,可父亲总是说,不要紧,慢慢养就好了。

  父亲为了供我念书,为了让我能考上他所希望的大学,在这一贫如洗的家里,父亲的病一拖再拖。我清楚的记得,2008年,小学毕业的我把打工挣钱的想法告诉他,父亲火冒三丈地骂我,父亲说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供我上大学。他说家里祖祖辈辈没出一个秀才,他只上了一个月的学,到现在都不会写自己名字,现在希望我考上大学,光宗耀祖。

  可那时的我只想替父亲分担,2009年13岁的我,偷偷跑出去打工,从那里起我放弃了学业,打工挣钱帮助有病的父亲,可每个月给父亲的钱他都不去看病,他要把钱留下来给我娶媳妇。任何时候,父亲总是想着我们,从来不为自己身体考虑。

  打工不是长久之计,我也想光宗耀祖。201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军入伍。在部队的日子虽然很苦,但是为了让父亲开心,让他和母亲有好日子过,我从来没想过苦、想过累。2015年我第一次休假回家,我带回去的是部队的优秀士兵奖章,父亲不知道有多高兴,在亲戚面前、乡亲们面前把我夸个不停,平凡而伟大的父亲,一生什么都不求,只求孩子们平安健康有出息。

  父亲没有文化,只能靠卖苦力。我当兵以前,父亲一年到头就很少回家。每当过年时,都是大年三十下午才能回到家。从我记事到现在,父亲有一次找工,一干就是10多年,他是家里的客人,但却是我们家最大的靠山,是我们一家人最坚硬的顶梁柱。

  父亲很“抠门”。经常听妈妈说,在我出生以后,姥姥想来照顾妈妈,但实在因为口粮紧张,父亲没让姥姥来。后来还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又有了妹妹,母亲只好把6岁的我送到姥姥家,而父亲为了这个家,没有办法,长年在外打工,他回来时,我都认不出父亲,不让他抱了。

  父亲很“凶狠”。我小时候很是淘气,经常会偷偷地藏起来逃课,每次父亲看到我浑身是土,就知道我又没去上学,不由分说地拿起鞭子一边抽打我,一边说我是不争气的孩子。

  父亲很“惧外”。在家里,对任何人父亲都没有好脸色,因为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要保持一家之主的威严,对待家人父亲一向很是严厉。但是,如果我们跟别人发生了矛盾,父亲总是向着别人,总是在我们的身上找原因,我们还没有说什么,他就先向别人道谦,好像错的永远是我们。

  父亲很“宠娃”。父亲虽然有时过分地严厉,但他的心里,一直都惦记和牵挂着他的孩子。每次回家,带的最多的,就是我们最爱吃的糖果。看到我们馋嘴的样子,他在一旁看得非常开心。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也许是父亲最幸福的时刻。

  记忆中的点点滴滴,有的清晰如旧,有的彻底忘却。对父亲,我心里有怨,但更多的是爱。他的一生很平凡,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有的只是对家庭的责任,对子女的义务。他用自己的肩膀,毅然扛起家的责任,至今没有放弃过。

  父亲的爱,像大山一样厚重,如大海一般深邃。请原谅我曾经的不懂事。现在,我也为人父,看着自己的孩子,我更能懂你,理解你。

  感谢你,我的农民父亲!你是我一生的榜样,我也将努力成为你一生的骄傲!

(编辑:戎睿)
分享到:
我们的微信、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