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分社正文
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库车市基层干部累病在防疫一线 病痛折磨不下火线

2020-02-19 18:50:51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分享到:

  中新网新疆新闻2月19日电(龚喜杰  尼亚孜·热合曼)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库车市哈尼喀塔木乡党委副书记、政法书记杨泽源终日奋战在一线,吃不好,睡不好,前前后后奔忙了半个月,导致胰腺炎急性发作,于2月8日凌晨被送往库车市人民医院救治。

  防疫一线“连轴转”

  1月25日9时许,哈尼喀塔木乡接到通知,要求严防新冠肺炎疫情。哈尼喀塔木乡位于库车、沙雅交界处,地域面积达491.4平方公里,有26个村庄,常住人口4.1万人,流动人口达1.1万余人,疫情防控形势异常复杂。

  “这次疫情防控形势非常严峻,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心,做好防范,不让各族群众遭受疫情侵袭。”乡党委书记常承恩说。

  经过研究,全乡在主要县道和乡道上设立疫情检测卡点6个,在相邻村庄之间设置卡点26个,在村组之间设立卡点36个,要求4个小时之内必须完成。

  此时,正是大年初一。36岁的杨泽源刚刚值了一夜的班,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他抓了两包方便面,立即和常承恩一起奔赴各乡村,部署设卡的位置。

  “杨书记对各个村的交通比较熟悉,部署卡点很有经验,我叫他上车时,他怀里揣着两包方便面,问我吃不吃,我说我不吃,他就把方便干吃了。”常承恩说。

  但是,由于村子太多了,来不及跑。两人就分别打电话安排各村赶快行动,一直到23时许,他们才安排停当,然后又一个村一个村地检查。

  等到次日凌晨1时许,两人才检查完所有卡点回到乡里。坐在办公楼前的台阶上,杨泽源说:“我们是不是还要开个会,部署下一步的工作。”

  事不宜迟,哈尼喀塔木乡党委又连夜召开党委会,部署防控措施。

  “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只睡6个小时左右,毕竟,要组建党员志愿者服务队、入户摸排、村村通广播宣传、发放宣传单,还要为村民做好日常生活用品和生产资料的供应,解决防疫期间遇到的困难。杨书记作为政法书记,还担负着全乡的维稳工作,担子更加繁重,经常熬夜。”乡长阿不来提·衣明说,即便这样,杨泽源还是带头参与排查辖区32个治安防控卡点1440余次,入户宣讲800余户,发放宣传资料800余份。

  病痛折磨不下火线

  2月5日17时许,杨泽源来到乌尊村检查完卡点后,突然将村主任艾则孜·肉孜拉到一边,说:“有没有什么吃的,给我弄点。”

  艾则孜·肉孜拉给他拿了一个馕和两个梨子,杨泽源吃完了后,说他更饿了,艾则孜·肉孜拉只好将他带到村食堂。然而,食堂里除了冷米饭,没有什么吃的。

  艾则孜·肉孜拉准备安排厨师给他下碗面,杨泽源摆摆手,说:“不用了,我把这米饭吃了就行。”

  2月6日早上,杨泽源来到乡卫生院找到医生,说自己胃疼,要开点胃药。

  吃了胃药后,并不见效。到了中午,在巴扎村检查防疫工作的杨泽源疼得捂住肚子蹲到路边,半个小时才缓过来。

  11时许,他又找到医生,说自己吃坏了肚子,要打针。医生初步诊断后,怀疑是胆囊炎,他苦笑着说:“我的胆囊早已割了,哪还会有胆囊炎。”

  “那就是胰腺炎,严重时是会要命的,你要赶快到市医院看一看。”医生说。

  “我哪里能走得开,你给打几针就行了。”杨泽源说。

  然而,杨泽源不但疼痛一直持续,呕吐也加剧了。2月7日19时许,乡里召开疫情防控会议,两个小时的会议,杨泽源跑出来了4次,把胃里的食物吐了个精光,连脸都吐绿了。

  “杨书记,你身体不会有什么毛病吧,不行到市医院看看?”常承恩急切地问。

  杨泽源摆摆手,又和他一起上车,到各村检查消毒工作。

  一直检查到次日凌晨,车子行驶到库木艾日克村时,杨泽源疼得抱住膀子叫司机停车,他说:“我在腰里拴了3根皮带,还拴不住这破肠胃。”

  在地上蹲了十多分钟,疼痛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加重了,杨泽源脸上冷汗直冒。常承恩看到势头不对,将他扶上车,要司机往市里开。杨泽源说:“现在防疫任务紧迫,你一定要留下,我去看看就回来。”

  2月8日凌晨2时许,经过库车市人民医院检查,杨泽源是胰腺炎急性发作,需要紧急治疗。

  “今天能不能治好?”杨泽源问医生。

  “你的病情很严重,一个星期能治好就不错了。”医生说。

  “那不行,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杨泽源说。

  躺在床上还想着工作

  2月8日9时许,杨泽源的妻子樊艳红接到丈夫的电话,来到病房时,得知杨泽源已经来了7个小时。

  “你为什么不早说?孩子都一个月没见你了,你说了我好带他来看看。”樊艳红哭着埋怨。

  “现在疫情严重,还是不要出门的好,再说我病好了就出院,还要回乡里。”杨泽源说。

  此次疫情来袭,一些防疫物资紧张,杨泽源通过各种渠道,为4个村购买了3吨消毒液、6吨生石灰,还为村民订购了4200多瓶84消毒液。

  如今,由于不能进食,杨泽源每天要输液,但他还是不断地给各村干部打电话,叮嘱村干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不能上一线,却躺在病床上,这算什么啊。”杨泽源苦恼地说。

  

(编辑:冀江彤)
分享到:
我们的微信、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