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巴楚胡杨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中国银行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 工行广告
我们的微信

82岁“草根宣讲员”赛丽罕·阿西木:一辈子做“党的女儿”

2017年11月14日 16:35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老党员赛丽罕·阿西木和工作队干部一起交流入户走访的心得体会。
老党员赛丽罕·阿西木和工作队干部一起交流入户走访的心得体会。

  一辈子都做“党的女儿”

  —记墨玉县阔依其乡阔纳艾日克村“草根宣讲员”赛丽罕·阿西木

  中新网新疆新闻11月14日电  “什么时候不讲了?”“啥时候讲不动了就不讲了。哈哈……”老人爽朗地笑着。

  “现在身体还行,就想和大家谈谈我们的好生活,讲讲党的好政策,说说党的恩情。” 墨玉县阔依其乡阔纳艾日克村82岁的赛丽罕·阿西木总是这样回应大家的关心。

  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赛丽罕亲身经历了旧社会的苦难,亲眼见证改革开放后祖国的巨大变化,深感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作为一名老党员,得知村里要组建宣讲员队伍,赛丽罕主动申请成为 “草根宣讲员”,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党的感恩之情。

  时刻不忘初心

  1935年,赛丽罕出生在阔纳艾日克村一个农民家庭,从小经历了土地被“巴依”侵占、极度贫困、缺衣少食的悲惨生活,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各族群众,使老百姓当家做主过上了好日子。赛丽罕把满心的欢喜和对党的感恩化作平日里不知疲倦的带头劳动、带头学习中,并最终实现了她多年的心愿—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生产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几十年峥嵘岁月,赛丽罕获得过数不清的荣誉。从村妇女主任岗位退岗后,仍然关心关注村里的各项工作,毫无保留地给年轻人传授工作经验和方法。当得知村里要组建宣讲员队伍的消息后,她主动报名参加。

  “小时候家境穷苦,是党给了我饭吃、给了我衣穿,送我上学识字,把我培养成一名村干部,党的恩情我一辈子也说不完……”一开始宣讲,赛丽罕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她双手挥动着,话语铿锵,鹤发银眉似乎都在一起用力。

  这几年来,赛丽罕走遍了村里的角角落落,抓住各种机会宣传党中央的治疆方略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疆工作的重要论述,宣传在党中央的关怀下和田发生的巨大变化,宣传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老百姓过上的幸福生活……

  为党为得执着

  “党和政府派来了‘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工作队为老百姓办实事好事,你瞧,安居富民房一排排建了起来,家家户户通水、通电、通广播电视,我这么大年纪了,还用上了智能手机,这在以前哪儿敢想啊!”赛丽罕从身边的变化说起。

  “‘三股势力’带给我们的是什么呢?他们制造动乱、制造仇恨,企图分裂我们伟大的国家。我们坚决不答应!我们一定要擦亮眼睛,明辨是非,让那些坏人没有立足之地,就像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掌声四起,宣讲结束了,村民纷纷拥上前去把赛丽罕围在了中间。“听了您的宣讲,我更加认识到了今天的好日子来之不易,我们都要行动起来,维护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谁要想破坏我们美好的生活,我第一个不答应。”村民萨伊普罕说出了所有村民的心声。

  在阔纳艾日克村,村民都亲切地称赛丽罕为“党的女儿”,这让她很激动:“我一辈子就只相信中国共产党,相信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祖国的怀抱中,各族群众才能平安幸福、才能不受别人欺侮。我要把毕生献给党,永远忠诚于党!”

  周一升国旗,周三农民夜校……村里开展各项活动,赛丽罕从未迟到过,她的心始终保持着和年轻人一样的激情。这一切,都源于她对党终生不改的热爱。提起赛丽罕,驻村工作队员和村干部都是满满的敬佩。

  爱党爱得热烈

  赛丽罕精心保存着很多过去的老照片。宣讲时,她会经常拿出这些老照片让村民看,让村民通过新旧对比感受现在的生活是多么幸福。

  “现在的年轻人没有过过苦日子,不知道现在的好日子是多么来之不易。我在宣讲中经常讲新旧社会对比,就是希望他们能了解旧社会的日子有多苦,体会现在的日子有多甜,而且,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好日子还会越来越甜。”赛丽罕说。

  “听了老奶奶宣讲,我才知道旧社会的日子那么苦,也才知道现在的生活是多么幸福。我在内地上学,一直享受着党和国家的恩泽。我一定将党的恩情牢记在心,好好学习,学成归来后把家乡建设得更美。”返乡内高班学生艾力排说。

  赛丽罕说自己想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可是年纪太大了,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用宣讲来改变村民的思想和生活,为新疆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稳定贡献一份力量,做一名真正的“党的女儿”。

(编辑:孙亭文)
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