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广东|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 巴楚胡杨
  • 胡杨之都
  • 胡杨
  • 文化之地
  • 美食之城
  • 中国银行
  • 中国E贷
  • 银行证券保险
  • 工商企业通
  • 工银融e联
  • 中国工商银行
  • 宇宙工行卡
  • 工行信用卡
  • 工行广告
  • 现金分期
我们的微信

新疆一男子15年献血64600毫升 总量达16人血液总和

2018-03-28 12:19:50  来源:中新网新疆  字号:

在周建胜的影响下,妻子和儿子也加入了志愿献血的队伍。康立柱 摄
在周建胜的影响下,妻子和儿子也加入了志愿献血的队伍。康立柱 摄

  中新网新疆新闻3月27日电(康立柱 曾英杰)退伍军人周建胜是石河子大学后勤管理处电暖服务中心的一名普通工人,他也是一名无偿献血的志愿者,在石河子市血站常能看到他的身影。

  今年1月,60岁的周建胜完成了第131次献血。因为已超过国家规定献血的年龄,这也是周建胜最后一次献血。15年间,周建胜共献血64600毫升,相当于十六个人身体中的血液总和。

  周建胜开始献血源于2003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周建胜像往常一样在游憩广场散步时,见血站在宣传无偿献血的知识。当时无偿献血刚刚开始倡导,在新疆尚未普及,很多人对无偿献血并不了解,但是作为一名党员的周建胜认为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便主动上前加入报名献血的队伍。在广场的那片空地上,周建胜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献血。这一开始,便是15年。

  第一次献完血后,周建胜回到家中将此事告诉了妻子,妻子还担心献血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责怪周建胜的鲁莽,周建胜给妻子详细讲解了献血的知识,并且接连着了几次献血,见丈夫周健胜的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后,妻子心里悬着的石头才落了地。

  在周建胜的影响下,妻子和儿子也加入了志愿献血的队伍。周建胜每年都会去献血,每次都是献400毫升的全血和血小板。献血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只有身体健康,达到献血标准的志愿者才可以去献血。

  为了献血,周建胜坚持每天锻炼身体,散步、跑步保持体重,保证自己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这15年里,周建胜很少发烧感冒,直到现在,六十岁的周建胜在冬天都没有穿过棉衣,最多就是在外套里面加一件毛衣。用周建胜的话来说,献血不仅仅献了爱心,也增强了抵抗力,使自己的身体变的更加好了,献血不仅仅是帮助别人,也是在帮助自己。在周建胜的感召下,他的同事石建国、方志勇、洪学慧、王斌等人也开始献血。

  一次,邻居突发急病,急需用血,正在在睡觉的周建胜了解情况后穿起衣服便去了血站,一把挽起袖子便让护士抽血。从那以后,邻居一家也开始主动献血。

  周建胜不仅仅是血站的献血“常客”,还是血站的“常驻”将军。近几年来他还在石河子市中心血站当起了志愿者和义务宣传员,向市民宣传、招募献血者、做献血记录等,这已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些工作做起来,甚至比年轻的血站工作人员还要熟练。这么些年来,他做献血宣传工作达3000小时。

泛黄的献血证,纪录了周建生15年所献出的爱心。 康立柱 摄
泛黄的献血证,纪录了周建胜15年所献出的爱心。 康立柱 摄

  血站工作人员刘雅馨说,“周建胜热心善良,他对志愿者的工作十分热爱,他也是用他的这份炙热的爱心去点燃别人,给他人温暖,他做的这些,早已超过了志愿者的工作范围。”在献血车上,排队献血的人很多,为了缓解没有献过血人的紧张情绪,他经常以聊天的方式给大家讲解、宣传献血知识,打消大家的顾虑,鼓励大家积极献血。

  退休后,周建胜将自己更多的精力和重心放在了志愿者上面,他认为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这些年,周建胜先后荣获国家卫生部、中国红十字会、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颁发的2006年至2007年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银奖、2008年至2009年度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等各种荣誉称号。获得2011年至2012年兵团无偿献血志愿服务五星级和2012年至2013年国家无偿献血志愿服务五星级称号、2014年至2015年获得全国志愿服务终身奖和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2016年被新疆纪实文学学会评为“最美新疆人”。

  今年六十岁的周建胜在今年一月份献了国家规定献血年龄的最后一次血,以前跟周建胜一起献血的同龄人还有好几个,而现在,还能继续献血的就剩他一个了。他也是新疆唯一一名国家允许献血到六十岁的人。

  《最美新疆人》里是这样描述周建胜的:周建胜同志用实际行动,谱写人间大爱,为社会做着贡献,彰显了无私奉献助人为乐的道德楷模形象。成为“最美新疆人”,他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辛勤付出,默默坚守,这是工作里的周建胜,把关爱与温暖藏在心里,将善良与无私抗在肩上,这就是志愿者周建胜。

(编辑:冀江彤)
中国新闻周刊